搜尋

Ep. 66 浪遊志工讓我們更了解這個世界!難民的生活!男女不平等!?



你會好奇那些因為戰爭,被迫逃離自己家鄉, 遠離自己家人,千里迢迢到歐洲尋求庇護的難民生活嗎? 本集特別邀請曾上過我們節目的兩位來賓,紅色偉士達橫跨歐亞大陸的 Juvena,以及在全世界去過無數國家的浪遊背包客 Aka,一起來上我們的節目,分享她們在塞爾維亞 ( Serbia ) 在難民臨時住所做Soup kitchen (慈善廚房)志工時,認識到難民背後的故事後,帶給她們哪些的衝擊與思考? 她們在旅途上,曾經遇到哪些性別歧視文化? 出國浪遊對在亞洲家庭長大的女生,是否比男生是否更加的困難,不容易得到家人的支持呢?

沒有聽過的Juvena 與 Aka 故事的朋友,可到第4548集 Juvena、第 49 集聽 Aka 在本節目上的分享

本集遠端錄音的內容,因受到來賓所處的連線頻寬較低與錄音環境的限制,有部分出現對話延遲與背景聲音干擾,請聽眾朋友見諒。



(00:03:35) Juvena 怎麼認識 Aka?
(00:04:45) 什麼是 Soup kitchen (慈善廚房) ?
(00:06:45) Aka 為什麼會開始當志工?
(00:07:25) Aka 對 Soup kitchen 第一個反應是怎麼樣?
(00:09:45) 難民是從哪裡來的?
(00:12:45) 為什麼很多難民從墨西哥進入美國?
(00:19:00) Juvena 的 Day in Life
(00:20:40) 在現場會不會有打架或者插隊的事情發生?
(00:24:55) Aka 對這個志工的感想。
(00:31:50) Juvena 對烏克蘭🇺🇦難民vs阿富汗🇦🇫難民的想法
(00:40:35) 性別歧視
(00:47:55) 在新加波男女平等嗎?
(00:51:45) 女生入境伊朗要... 爸爸的同意?
(00:56:10) 我們怎麼讓這個世界變更好?
(00:57:10) 女生自己一個去旅行也有好處Q請描述Kaka 跟 Juvena 你們之間認識的故事


關於 JUVENA

網站: https://www.thewanderingwasp.com

臉書: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thewanderingwasp

Instagram: 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thewanderingwasp/


關於 AKA

Aka 部落格: https://blog.ulifestyle.com.hk/kapytravel

KaPy。Travel。Life 臉書粉專: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Kapy.travellife



(難民庇護所的生活環境一景)

(感謝 Aka 提供 影片 & 照片)


訪問的文字稿

Q: Aka 跟 Juvena ,你們之間怎麼認識的?


Juvena : 我們是在貝爾格萊德( Belgrade 塞爾維亞的首都) 的同一家青年旅社做志工時認識的。


Aka : 我們在那裡打工換宿.


Q:為何選擇去難民營做志工?


Juvena : 我在旅館遇到了這位西班牙客人,他的名字叫 Diego。 他在貝爾格萊德 (Belgrade) 為尋求庇護難民臨時搭建的輪值煮湯廚房的志工。 有一天,我跟著他來到了難民蹲著的廢棄軍營,並自願在該處待了一晚。 第二天我又去了那裡,就這樣持續下去。 每當我在青年旅社沒有工作時,我都會在煮湯的廚房處幫忙。 最後,我在沒有名字的廚房志願服務了大約 2 個月。


Aka : 當初我來的時候並不清楚難民在Belgrade的情況,Jueve比我早來,她當時已經跟Diego一起去幫忙,我個人一直也想做一些助人的志工團體的事,所以就跟著去看了。


Q: 在難民營服務的經驗?


Juvena : 一天從早上準備食材開始,下午準備在臨時廚房做飯,然後將飯菜分發給難民。 我們還引進了一台發電機來提供電力來照亮這個地方,並讓難民給他們的手機充電。 如果他們願意,難民也可以主動提供幫助。 志願者幫助委派任務和管理隊列。 每天晚上有 500 人排隊取餐,管理起來相當困難,尤其是語言障礙。 有時,打架會爆發。 但是,我們必須真正從同情的角度看待情況。 我們不應該太快去評判他們,而要明白他們中的一些人已經來自“為生存而戰”的情況這麼久了。


Aka : 我第一次到達的時候,可能本來也沒去過其它難民營或那種環境,所以是蠻驚訝的。而且他們人很多,在癈棄的火車站,牆壁上有很多的標語,例如:no one leaves home unless home is the mouth of a shark, we need to peace, borders kill, freedom of movement, the problem is borders, no more war, we are human we need a safe place, world peace.


Q : 你們認識到難民們的背後的故事,他們的故事讓你們有什麼樣的省思呢?


Juvena : 這是對我特權的鮮明提醒 - 不是出生在一個飽受戰爭蹂躪的國家,擁有最強大的護照之一,可以輕鬆跨越國界。 特權是我沒有努力爭取的福利,但因為我出生在哪裡,它被賦予了我。 邊界是膚淺的,你是由國籍而不是你是誰來判斷的。 只要你是錯誤的國籍,你就會受到不同的對待。


Aka : 同一個城巿,我們在青旅,過著舒服的生活,在這個火車站,到處都是垃圾,他們經歷千辛萬苦來到這裡,每個人都身體和心靈都受過傷,每個人都有他們不同的故事,但他們依然努力生活,開心打球,唱歌跳舞。

Juevna 說的很對,他們的人生就因為他們的護照而決定,而不是你人怎麼樣,只是國籍不同,大家看待他們的方式,完全不一樣


Q : 對於烏克蘭戰爭難民的看法與感受?


Juvena : 我很高興看到政府很快就向烏克蘭難民發放簽證,甚至為他們的公民提供津貼來收容他們。 我對這一切也有復雜的感覺。 我們在塞爾維亞工作的難民也在逃離戰爭和迫害,但他們在歐洲面臨著截然不同的待遇。 他們不是張開雙臂歡迎,而是受到邊防警察的虐待。 正因為他們不是白人,他們來自阿富汗、利比亞、巴基斯坦、敘利亞。 這種情況顯示了在尋求庇護過程中非常公然的系統性種族主義。 在邊境,評判你的是你持有的護照,而不是你的身份。


kaka : 雖然歐洲對烏克蘭難民是比較放寛的態度,但我有看到一些報導,他們對於不是白人,還是有差別待遇,有一位非裔的難民,即使他是一名醫生,也因為他的種族不同,可能就要不同的待遇,要等候更長的時間,不可以跟白人一起排隊。


Q: 在旅程中有看到性別歧視的文化或相關的經驗?


Juvena : 是的,當我在伊朗時,我的朋友不願意帶我去看摩托車比賽,因為我是女性。 我想說這不是由於文化,而是由於法律。


作為一個女人旅行並不是完全不利的。 在巴基斯坦,我注意到與我的德國男性朋友相比,家庭更願意向我敞開家門。 由於女性的性別隔離和文化保護,家庭發現在家裡接待女性不如接待男性。 我可以見到家裡的每個人,包括女人。 然而,我的男性朋友的經歷卻截然不同。


kaka : 我認識一個埃及的女生,她說她當初也會跟家人有很大的爭執,才說服家人讓她出門不用帶頭巾,因為他們的身體就不是屬於他們自己的,她帶不帶頭巾,需要家裡的男生決定,結婚前是爸爸,結婚後是老公決定。她的表妹跟我說,她也不想帶,但她爸爸不允許,她說她希望她未來的老公願意給她不帶頭巾。

我跟他們住在一起,在暑假8月份,埃及都也40-50度的大熱天,他們必須把頭髮包緊緊出門。


Q : 是否對女性有明顯歧視的國家,在某方面人們也給於女性更多的保護?同情? 或是另一種特權呢? 有因為自己是女性,而被當地人歧視的經驗嗎?


Juvena : 在一些保守的地方,我有男人向我求婚。 可能他們認為一個孤獨的女人是一個容易的女人。


kaka : 當我在埃及,摩洛哥等伊斯蘭文化的國家,可能當地女生都相對比較保守,都必須穿長袖長褲,包緊緊,當當地的男生看到國外的女生,就覺得好像國外女生都很隨便一樣,都會想接近,想來搭你肩摸你手等等,想吃豆腐。還有我在南美洲地方搭便車時,也會有被吃豆腐,或說你攔不到車了,跟我去喝咖啡吧等等。

但我跟我朋友去印度玩的時候,很多人都說很危險,叫我們不要去,但其實我在當地特別受保護,很多人主動幫助我們,擔心我們有危險,把一些奇奇怪怪想騷擾我們的人趕走,一直提醒我們要小心。

46 次查看0 則留言